0755-27966985

Copyright @ 2018 易力達研磨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粵ICP備0514492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深圳

聯系我們
易力達研磨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寶安35區新安四路黃金臺11棟
電話:0755-27966985/27966967

新聞中心

磨料磨具行業在改革開放40年里的變遷

1978年12月18日。北京。

 

具有偉大轉折意義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時代大幕。

 

從此,中國開始了新的征程。

 

各行各業都在這40年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們一直在試圖通過不同的表現形式或數據去描述磨料磨具行業,無論是現有數據的羅列還是結合熱點的透析似乎都不能生動的展現出磨料磨具行業的變化過程。

 

  磨料磨具行業雖然是工業生產中不可缺少的角色,但因日常生活中較為少見使得大家對它比較“陌生”,為了讓磨料磨具更“平民化”地呈現在大家眼前,我們以“趣事”作為引子,代入式地講述磨料磨具行業的發展。

 

  今年是改革開放的第40個年頭,摸著石頭過河,嶄露頭角,大國崛起構成了我們對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印象。這40年間,中國的發展可謂翻天覆地。很多行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大到強,直至成為世界舞臺上的主角。正是眾多行業的跨越式發展,為改革開放后的中國繪制了一幅壯麗畫卷。

 

  改革開放后,我國涌現出了一大批民營磨料磨具制造企業,這里面不乏推動行業發展和技術進步的優秀企業,他們通過不斷努力,發展壯大的同時,還為整個行業的進步貢獻著力量。

 

  本期專題,我們就以1978年作為時間起點,通過結合幾個具有代表性的話題或事物來展現磨料磨具行業在改革開放40年中的變遷。

 

  “第二殺驢廠”說起

  ——磨料磨具從“陌生”到“熟悉”的發展歷程

  “請問第二殺驢廠養活驢車間怎么走?”這是上世紀50年代末期和60年代初期,住在鄭州西郊的人,常會聽到的問路內容。不知情的你也許會感慨:那個年代的屠宰業竟然如此規模化,還劃分為不同的廠區、不同的車間!其實這更像個笑話,因為問句原本的內容是:請問第二砂輪廠氧化鋁車間怎么走?

 

  是的,那個年代的人對于“砂輪”這一事物是陌生的,就連1954年前后被分配到二砂籌備處工作的人在工作之前都不清楚磨料磨具是做什么的。

 

  我國是采用磨削加工方法最古老國家之一,在母系社會,人們就已經開始使用最簡單的石器,而這些最簡單石器就是用石頭之間互相摩擦得來的。人們用這些最簡單的工具捕獵、耕種。那時人們衣著雖然簡單,但仍然要有刃器輔助,這也離不開磨削。在古代科學巨著《天工開物》中就有“切、磋、琢、磨”成語,而其中“磨”就指磨削加工。

 

  改革開放以后,更多的新事物、新科技涌入國內,磨料磨具行業也快速發展起來。

 

  我們可以從幾類磨具的演變中看到改革開放后磨料磨具行業的發展軌跡。

 

  “萬能磨具”的發展史

 

  涂附磨具應用較廣,廣泛應用于機械零件、木材、皮革、玻璃、陶瓷、石材、不銹鋼板材、難加工材料的加工,特別適合復雜型面、大面積的加工,因此涂附磨具有“萬能磨具”之稱。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涂附磨具工業已有近30年的發展積累,在磨料磨具情報網注冊的工廠有70多家,產量達到2320萬平方米,產值近7000萬元。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涂附磨具掀起第一次引進高潮,現代涂附磨具生產線的引進無疑是中國涂附磨具最重大的技術進步之一,它標志著中國涂附磨具生產裝備向現代化邁進,催生了中國涂附磨具更新換代,開創了中國高檔涂附磨具發展的先河。

 

  90年代前,我國的砂帶、砂盤和異型制品很少。隨著砂帶磨削的廣泛推廣使用,砂帶等需求量日益增長。同時,砂頁輪、砂頁盤、砂套等異型制品于90年代相繼研制成功,投入市場,安裝在手持風動或電動工具上,得到極其廣泛的應用。

 

  隨著涂附磨具用水溶性酚醛樹脂的誕生與發展,全樹脂砂布取代動物膠砂布,成為涂附磨具的主角。全樹脂、半樹脂、耐水的砂帶、砂盤、鋼紙砂盤、砂頁輪、砂頁盤、砂套等中高端涂附磨具一一誕生,并得到迅速發展。

 

  涂附磨具的手工使用向機械化使用邁進,砂帶、砂盤、鋼紙砂盤等的機械化磨削應用逐步取代砂頁的手工打磨拋光。

 

  到2000年,中國涂附磨具工業的總產值達到5.77億元,產量達到1.1億平方米。

 

  進入21世紀,陶瓷磨料、超涂層技術有了進一步的發展與創新,加之鋯剛玉磨料、復合磨料、陶瓷磨料、超硬材料等材料的不斷改進和應用,出現了一些新的發展方向,如電解復合砂帶磨削,超聲砂帶磨削以及電鍍金剛石金屬砂帶磨削等。

 

  隨后的10年間,我國涂附磨具工業進入了一個高速爆發式發展的時期。涂附磨具總產量達到世界第一,完全實現了由全樹脂產品、砂帶、頁輪等取代頁狀砂布、砂紙,而成為涂附磨具主導產品。至2014年,我國涂附磨具綜合性生產廠家已有40多家。

 

  伴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涂附磨具品種向高效率、高壽命和超精密的方向發展。不僅是砂帶、砂盤、砂頁輪、砂頁盤、砂套等發展迅速,更出現了很多五花八門的新品種,如:纖維內置磨粒的無紡布拋光輪、尼龍絲輪、砂筋塊或砂筋輪,泡沫塑料柔性磨塊等。由于采用新材料、新技術的涂附磨具產品不斷涌現,基材不但有紙的、棉布的,還有采用聚酯布的、無紡布的和聚酯薄膜的;磨料不但有傳統的剛玉、碳化硅,更有煅燒磨料、堆積磨料、鋯剛玉、陶瓷磨料、超硬材料等。

 

  國產涂附磨具正在突破原有的傳統市場,向專用、高端領域拓展,主要代表產品有:超硬材料砂帶、聚酯薄膜涂附磨具、陶瓷磨料涂附磨具、磨鈦合金堆積磨料砂帶、磨碳素鋼金屬板材拉絲砂帶、磨印刷電路板砂帶、百頁片鋯剛玉砂布、聚酯布超寬砂帶、防卷曲干濕兩用砂紙、無紡布產品、無紡布不銹鋼拉絲產品、拉絨一體砂布、無塵研磨砂紙等等,其產品品質正在接近或已達到國外同類產品水平。

 

  碳化硅的發展熱潮

  黑碳化硅

 

  我國較大規模生產黑碳化硅始于80年代。因出口量逐年遞增,利潤頗高,吸引了大批企業投產。

 

  90年代初,我國西北地區的青、甘、寧三地又掀起了用寧夏無煙煤生產黑碳化硅的一波高潮。

 

  青海因有電價優勢,東部地區幾乎每個縣都建了碳化硅廠。甘肅的劉家峽地區以農電之便也建了數十個碳化硅廠。寧夏擁有太西煤的優勢,在原有一些廠家的基礎上,也上了一些冶煉爐,單臺容量高達5000-6300KVA。

 

  這期間,由于我國生產的黑碳化硅絕大部分出口,國內碳化硅產能和產量完全受到國際市場起落的控制。1995-1996年國際市場由旺銷跌入又一波低谷時,以青海省為例,全省具有二十萬噸產能的二、三十家生產廠家,只有三、四家能維持生產,其余的廠家或停產、轉產或一蹶不振。

 

  進入二十一世紀后,碳化硅冶煉的工藝技術日漸成熟,同時,黑碳化硅的用途在國內外進一步開發,對質量要求有所提高。至2004年,我國黑碳化硅的產能已超過百萬噸。

 

  綠碳化硅

 

  綠碳化硅作為磨料,在我國碳化硅生產領域的前二、三十年里曾是主角,后來由于供出口和碳化硅非磨削用途的開發,生產量相對于黑碳化硅,漸漸地退居次要地位。但其生產總量始終是在穩步上升,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的后期,國際上以綠碳化硅微粉線切割硅片工藝的應用,我國綠碳化硅的產量和出口量也隨之增加。

 

  在2000年前后,四川沒上電網的小水電電價低,因而在勉寧、甘洛和德昌和雅安等地興建了一批電爐容量6300KVA~2000KVA的綠色碳化硅冶煉廠家。至此,我國綠碳化硅年產量已由改革開放時的不足3萬噸增至7、8萬噸。但最大的單臺電爐容量還徘徊于5000~6300KVA,冶煉工藝還沿用六十年代形成的以石油焦碳和東海石英砂為原料的焙燒料工藝。

 

  隨著新世紀的到來,迎來了倡導低碳排放、使用清潔能源時代,加之我國光伏產業的興起,我國的綠碳化硅生產迅即掀起了一個發展高潮。自此,以12500KVA電爐煉制綠碳化硅的生產廠家越來越多,用無煙煤煉黑碳化硅為主的青海和甘肅以至大西南,如攀枝花等地也開始出現了生產綠碳化硅的熱潮。

 

  2014年,中國擁有超過200家碳化硅冶煉企業,年產能超過220萬噸,其中包括120萬噸綠碳化硅和大約100萬噸黑碳化硅。

 

  2017年,黑碳化硅主要產區的產量:甘肅40萬噸左右、寧夏34萬噸左右、青海3萬噸左右、內蒙古2.5萬噸左右、湖北1.5萬噸左右、黑龍江1.7萬噸左右、四川1.5萬噸左右;綠碳化硅主要產區產量:新疆4.5萬噸左右、青海3.5萬噸左右。

 

  “硬物質”的崛起

 

  超硬材料主要是指金剛石和立方氮化硼。金剛石是目前已知的最硬物質,立方氮化硼(cBN)次之。

 

  從1970~1990年整整20年中,超硬材料年產量僅從46萬克拉增至3500萬克拉。90年代前后,不少超硬材料生產廠從國外引進了成套的超硬材料合成設備及技術,產量得到迅速發展,1997年,我國人造金剛石年產量達到5億克拉左右,cBN年產量達800萬克拉,躍居世界上超硬材料生產大國之首。

 

  金剛石應用的領域很廣,如機械加工工業、電子電器工業、光學玻璃和寶石加工工業、鉆探與開采工業、建筑與建材工業等。

 

  cBN的用途主要集中于兩個方面,一是制造磨具,二是制成聚晶復合片做刀具材料。特別適合加工黑色金屬材料。

 

  光學玻璃的冷加工,從玻璃套料、切削、銑磨、磨邊、倒角以至精磨拋光,已經在上世紀80年代后期全部采用了金剛石工具。如鏡頭表面加工,原來采用“一把水,一把砂”工藝,效率低下,廢品率高,勞動條件惡劣的手工業方法,都因金剛石工具的采用被淘汰,車間的面貌已煥然一新。

 

  陶瓷結合劑的cBN砂輪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已開發,而且在某些領域已漸露鋒芒,如軍工企業的難加工材料的磨削。21世紀初,cBN磨凸輪軸陶瓷砂輪已進入轎車及摩托車工業,替代進口磨具,一改轎車工業幾乎全部為進口cBN陶瓷砂輪霸占的局面。

 

  中國超硬材料行業在2017年實現了新的跨越——金剛石線鋸的異軍突起、CVD單晶研究的備受關注以及NPD等新產品的出現。

 

  2017年中國金剛石產量達到142.7億克拉,cBN產量達到6.33億克拉。行業主要產品產量穩中有升,市場競爭激烈,利潤率普遍下降。但進出口市場活躍,特別是出口不斷增長,為行業發展提供了一定利好空間。

 

  依靠磨料磨具致富

 

  20世紀5、60年代,大家還不知道磨料磨具為何物,到21世紀初時,河南已經成為了磨料磨具生產大省。鄭州從西三環到西四環、高新技術開發區至馬寨開發區之間的田野上大大小小分布著近3000家生產磨料磨具的私營企業,人稱鄭州為砂輪生產基地。僅須水鎮所轄的常莊村、趙坡村、西崗村、須水村、大李村生產磨料磨具的大小企業就有280家,吸納就業人員3200人。據中原區統計局提供的數字顯示,規模以上和規模以下的磨料磨具企業年營業收入達到近9億元。

 

  其中早期生產砂輪的常莊村現有大小砂輪企業38家,由當時單一生產砂輪,延伸出了生產包裝、纖維網布、石膏粉、金屬墊等相關企業7家。原來是買原料加工砂輪,如今形成從原料到砂輪一條龍生產。該村工業總產值達到1億元,砂輪占了80%,企業共吸納800多人就業,本村有300多勞力在企業上班,僅砂輪一項為全村4090個村民每人增加收入2000元。

 

  走進西郊每個村莊,人們可以發現,這里靠生產經營砂輪富裕起來的村民都蓋起了漂亮的樓房,日子過得比城市人“滋膩”得多。

 

  綜述: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市場考驗、資源整合、兼并重組,我國涌現出了一大批民營磨料磨具制造企業,這里面也不乏推動行業發展和技術進步的優秀企業,我國磨料磨具行業經過自主研發、技術引進、技術合作和貿易促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基本建立起相對獨立和完整的磨料磨具產品研發、生產制造、檢測驗證、磨削確認體系。

 

  作為工業生產中的耗材,磨料磨具的確很少在日常生活中被直接接觸,不過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與其有聯系,如木質家具、地板磚、牛仔服飾、眼鏡飾品、修補牙齒、電子產品等等都離不開磨具的切割或打磨。

 

  如今磨料磨具規模性企業的數量越來越多,知名品牌也越來越多,即便大家對于磨具產品了解的不深,相信也絕不會再陌生。

 

   記憶中的咣當聲緣何消失?

  ——從中國鐵路變遷看磨具的升級換代

 

  你對坐火車出行的記憶是什么?是彌漫著泡面味道的車廂?是一句句瓜子、花生、礦泉水的叫賣?還是陪伴整個旅程的咣當聲?

 

  如今坐火車,叫賣聲猶在,泡面香依舊,但是“咣當”聲消失了。

 

  為何消失?我們不得不說說咣當聲的由來。

 

  鐵道線上之所以會有這種“咣當咣當”的聲音,就是因為以前鋪設鐵道線的時候,采用的是25米長的鋼軌,鋼軌和鋼軌之間都會有一個接縫,這種接縫會造成列車在軋過接縫的時候會產生咣當的聲音,同時也會降低乘客乘坐的舒適性。

 

  1990年,鐵道部完成了“高滬高速鐵路線路方案構想報告”這是中國首次正式提出興建高速鐵路。1991年,經國務院批準,廣深準告訴鐵路立項,年底,廣深鐵路改造工程開始動工。1994年,廣深鐵路開行中國首列準高速旅客列車,運行時速在120-160公里之間,廣深鐵路成為中國第一條準高速鐵路。

 

  其實在高速鐵路之前,伴隨“咣當聲”的鐵路基本是不需要打磨的,也就是說,磨具在高鐵之前根本沒什么用武之地。直到高鐵的出現,鐵軌打磨工作才被提上日程。所以,鐵軌維護打磨在中國的歷史相對較短。當然,形式上還是有不同體現的。

 

  在過去,消除鋼軌病害主要依靠人力,線路工們用小型砂輪打磨機對鋼軌進行手工打磨,不僅勞動強度大、作業效率低,打磨質量有時也不過關。

 

  上世紀90年代初期,中國引入了第一臺鐵軌打磨車。至此,高效率高質量的打磨作業開始了。

 

  鋼軌修磨用的設備包括修磨機車和手扶式修磨機,他們都需要配備打磨砂輪,一款優質的打磨砂輪可以有效地抵御打磨頭所施加的壓力、速度以及惡劣的外界環境。不僅可以提高打磨效率,還能提高安全系數。

 

  過去,人們常常使用普通的陶瓷結合劑剛玉砂輪進行打磨,效率低下,一個小時僅能夠打磨1m左右。列車經過時還要避讓,每天修磨很少路段,還往往在岔道處留有死角,不能根除肥邊隱患。21世紀初,有企業與鐵路部門配合研究并設計了專門的機械及特殊形狀cBN砂輪,修磨效率提高了15倍,極大地節省了人力,提高了磨削效率。

 

  1999年,鐵路開始了無縫線路改造,對鐵軌打磨的要求更為嚴格了。要把一根根標準長100米的鋼軌,焊接成無縫長鋼軌。焊接后的接頭外觀質量也有明確的標準,平直度要求控制在0-0.2毫米之間,而0—0.2毫米還沒有一根頭發絲那么細。高鐵通車前要對鋼軌進行預打磨,其目的是為了去除鋼軌軋制的瘢痕、脫碳層、鋼軌對接處的焊點以及提高表面粗糙度,最終目的是消除鋼軌表面不良痕跡,防止這些缺陷的進一步發展,提高鋼軌使用壽命。后期使用中,會存在磨損的問題,還需要對鋼軌進行后期修磨處理。對于無縫鋼軌的打磨更多的是采用修磨機車。

 

  2000年左右,手扶式修磨機砂輪在國內已有部分廠家進行了開發和生產,但是砂輪性能還不能滿足修磨機車的配套要求,國內多進口砂輪來進行鐵軌修磨。為此,科技部將“鐵路鋼軌修磨砂輪”列入了2005年度國家科技型中小企業技術創新基金項目。

 

  隨著鋼軌打磨列車不斷地發展進步,配套使用的砂輪也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如2006年前后研發的針對PGM-48型鋼軌打磨列車的樹脂磨具。

 

  該磨具由基體、磨削部分、增強層三部分組成。其中基體是由鋁合金加工而成,是磨削面與打磨列車連接的載體;磨削面使用進口的鋯剛玉和酚醛樹脂經熱壓加工而成,是修磨鋼軌的主體;玻璃纖維纏繞在砂輪外側,起增強作用,保證砂輪在使用過程中不會因碎裂而損壞設備和傷人。微波和熱壓工藝是生產商采用的一種比較先進的加工方法,確保砂輪在使用過程中,既不燒傷鋼軌又比較耐磨。

 

  鋼軌打磨理論及打磨技術的發展愈發成熟,2011年前后,各鐵路局及地鐵公司都購置了鋼軌打磨列車來打磨鋼軌,以延長鋼軌使用壽命。

 

 

  鋼軌打磨砂輪作為一種重負荷砂輪,制備時多使用價格低廉、工藝簡單、綜合性能優越的酚醛樹脂及其改性樹脂作為結合劑,酚醛樹脂粉與磨料及其他填料均勻混合,在加熱過程中固化形成交聯結構將各種磨料及填料結合在一起。因為鋼軌打磨時磨削點瞬間溫度可達650℃及以上,這個溫度下2123#樹脂會嚴重碳化,造成耐磨性不足。因此,鋼軌打磨砂輪用結合劑一般選擇耐熱性較高的樹脂。

 

  砂輪承受的負荷非常大,而且是露天作業。因此對砂輪的要求非常高,要求砂輪的耐候性要好、抗沖擊性高、韌性要大。

 

  材質上,要求使用的磨料結構致密、強度高、熱物理性能好,莫氏硬度達到8級以上,可選擇鋯剛玉磨料和SG磨料或者混合磨料,以滿足高強度磨削的要求。其次是選擇強度高、耐磨性好的結合劑,可選擇耐磨、耐高溫的聚酰亞胺樹脂或改性酚醛樹脂,從而保證砂輪能夠承受重負荷的強力振動磨削。還要選擇合適的填料,如黃鐵礦、硫酸鋇、氧化鈣等,以保證砂輪的使用壽命,同時應考慮填料的粒度及其相互間的匹配。

 

  目前國內的大型鋼軌打磨設備大多是引進國外技術,已基本完成了從無到有,從完全進口到國產化的過程。

 

  如新型鋼軌機械打磨車GMC-96X,新型打磨車一組長達114米,一共有96個打磨頭,400多噸中的龐然大物,可以對鋼軌進行精確打磨,大大延長了鋼軌使用壽命和增加了鋼軌的平順度。

 

  平順度越高,列車行駛的聲音就越小,沒有了“咣當聲”,取而代之的是旅客乘坐列車的舒適度越來越高。不知大家是否記得2015年一段非常火的視頻,在高鐵窗臺上豎立硬幣且長時間不倒,這充分說明了高鐵的穩定性。

 

  被“劃分檔次”后激發出的發展熱情

  ——論我國磨料磨具產品技術水平與國外的差距

 

  1979年,美國諾頓公司派出副總裁韋瑟赫德訪問第二砂輪廠時說:“二砂磨料是頭等的;磨具是中等的,不能進入北美;涂附磨具是最低等的。”1980年10月,第二砂輪廠廠長元寬樂和副總工程師黃秉麟參加考察團,考察了美國諾頓公司和在法國的涂附磨具工廠。如同當時中國領導人去西歐參觀引起的震撼一樣,他們了解了中國與世界的差距如此之大,堅定了改變我國涂附磨具落后的局面,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決心。

 

  雖然改革開放之前,我國磨料磨具行業就已經有了一定基礎,但是總體實力略單薄。改革開放以后,特別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到2010年的十幾年間,我國整個磨料磨具行業發展迅猛,主要磨料磨具產品的產量居世界前列。欣喜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差距,唯有清醒的認識,才能讓我國磨料磨具產業不斷成長進步。

 

  固結磨具

  開始于20世紀50年代的陶瓷磨具,在80年代以后,不僅頗具規模,技術水平也較高。直到2000年左右,陶瓷磨具在磨具總構成中占據了主要地位。而后又隨著結合劑材料種類的不斷發展和磨具種類的提高,在磨具總產量中呈現下降趨勢,但其在磨具總量中仍占有較大比例。

 

  雖然陶瓷磨具技術發展迅速,取得了喜人的成績,超硬陶瓷磨具以及特種陶瓷磨具也達到了新的技術水平,但是與國外先進技術水平仍有不小的差距。

 

  如2008年前后,國內高速磨床對高速陶瓷砂輪的要求是80-100m/s,但那時國內只能達到65m/s。因為立方氮化硼陶瓷結合劑磨具的質量與國外同類產品相比有較大差距,所以國內用戶主要依賴進口。

 

  近年來,我國砂輪片市場對高品質、高性能的中高端砂輪片的市場需求十分旺盛。隨著國內砂輪片行業發展的日漸成熟,行業競爭實質正逐步進入生產規模競爭和產品差異化競爭。珠海大象磨具、廣東創匯等龍頭企業資金雄厚且兼具先發優勢,在市場競爭激烈的背景下,其抗風險能力及規模優勢逐步凸顯,市場份額將進一步趨于集中。但我國的砂輪片行業起步較晚、發展歷史較短,行業整體實力尚顯不足。

 

  涂附磨具

  1978年,一機部在國家實行改革開放的總方針下,決定大力引進180余項先進的工業設備及技術,把引進寬砂帶工程技術列為國家改革開放后第一批引進項目之一,并把該項目落實到第二砂輪廠。二砂為了充分了解國外涂附磨具的發展水平,先后對美國、法國、西德、日本、羅馬尼亞進行技術考察,進行技術與價格優勢的對比,總投資最終達1.4億元人民幣,引進了我國第一條從布處理到制造的全功能現代化的生產線。從市場考察到完工投產,先后用了12年時間,耗用了一代人的辛苦與努力,終于在1993年成功生產出我國第一批具有真正使用意義的寬砂帶,滿足了制革、板材加工及航空等重工業的發展需要,并逐步取代進口砂帶,覆蓋了國內80%以上的市場份額。

 

  中國的砂帶產品,經過改革開放后,已經由單一品種向多元化、專業化、精細化方向發展。目前涉及加工金屬、不銹鋼、不銹鋼拉絲、鈦合金、中纖板、石材、玻璃、電路板、手機電腦觸摸屏、發動機曲軸、葉片、精密數控磨床等的專用砂帶和機器都有生產,其中大部分已經取代或部分取代進口產品。

 

  涂附磨具在國內制造業中有著很好的應用前景,目前,國內砂帶磨削或拋光的磨削工藝經過三十多年的研制,現已成為新的較完整磨削加工技術,日益受到廣泛的應用,得到迅速發展。

 

  如湖北玉立、廣東小太陽、蘇州遠東、新沂張氏等的磨中纖板砂帶,對德國VSM、韓國產品形成了很大沖擊。白鴿磨料磨具、蘇州遠東等的鋯剛玉砂帶,對日本、韓國產品也有沖擊。

 

  超硬磨具

  我國超硬材料制品的原材料主要包括人造金剛石和立方氮化硼(cBN),其中人造金剛石是最主要的原材料。1978年在三磨所研制成功第一顆立方氮化硼聚晶。

 

  七十年代掀起了人造金剛石的第一次發展高潮;八十年代后期以來,人造金剛石迎來了第二次發展高潮。兩次高潮驅使人造金剛石的產量從1971年的一百三十四萬克拉,升至1994年的兩億五千萬克拉,中國一躍成為生產大國。

 

  從我國目前的超硬模具行業的發展情況來看,鄭州是超硬材料企業的孵化器,涌現出這樣的三家企業,它們分別是中南鉆石、鄭州華晶以及黃河旋風,被稱為行業的“三巨頭”。

 

  以黃河旋風為例,黃河旋風是國內最大的金剛石生產基地,有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黃河旋風前三季度凈利潤在超硬材料上市企業中名列首位,而回顧黃河旋風前幾年的發展,在2013—2016年期間黃河旋風持續增長,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4.9%。近幾年來,由于企業的規模效益,技術進步的穩步發展,不僅提高了產品質量和產量,同時也不斷降低成本,大大推動了我國超硬材料制品的應用發展。

 

  國內cBN磨具生產廠商有白鴿集團(原二砂)、上海砂輪廠、蘇州砂輪廠、第六砂輪廠、蘇北砂輪廠、山東魯信高新技術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原四砂)、鄭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等。

 

  陶瓷結合劑cBN磨具的加工工藝和結合劑的配方被少數外國廠家掌握,如世界最大的磨料磨具集團圣戈班手下的WINTER公司,奧地利的TYROLIT公司,德國的Wendt公司和瑞士的WINTERTHUR。國外開始做成熟并批量采用是在90年代,國內生產和技術至少落后國外技術10年。

 

  綜述:近年來,我國磨料磨具行業面臨著很多挑戰,一方面,隨著國家“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不協調、難循環、低效率”的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對屬于能源資源消耗型且有污染排放的磨料生產限制越來越緊。另一方面,由于原材料、運輸成本、人工成本的上漲,使企業發展更加舉步維艱。

 

  我們不得不承認,當前國內磨料磨具行業與國外先進水平相比還有較大差距,主要表現在:第一、高技術產品不能滿足市場需求,依賴進口;中低檔通用產品出現結構性過剩,造成積壓、拖欠貨款和價格戰。第二、全行業生產能力已成規模,但具體生產能力較分散、企業規模小,規模效益差。第三、技術開發能力弱,自有知識產權的產品和技術少,沒有掌握產品開發的主動權。第四、產品品種少,產品雷同;技術含量低;不能保持產品持續的質量穩定。第五、磨料磨具行業國內名牌含金量低,更少有國際名牌。

 

  雖然我國已成為磨料磨具的生產大國,但還不是強國。所以技術創新將成為未來幾年磨料磨具行業技術發展的艱巨任務。

 

買條牛仔褲花了兩個月工資

  ——從牛仔褲的發展看磨具材料的變化

 

  改革開放初期,當沉悶的綠、藍、黑、灰還是青年男女穿著打扮主調的時候,牛仔裝逐漸進入了中國市場。不過1978年的牛仔褲價值不菲,“代購”一條要80元左右,這相當于當時普遍薪資標準的2倍。

 

  改革開放之后,電視臺開始播放美劇《大西洋底來的人》,主人公麥克戴著蛤蟆眼鏡,穿著上窄下寬的喇叭牛仔褲,引領了中國年輕人的潮流,成為了大家模仿的對象。牛仔褲也成為了“流行”的風向標。

 

  隨著需求的增加,商機出現了。1979年,一位港商回鄉投資10萬港幣,又從香港搬來40多臺舊縫紉機,在新塘辦起了第一家“三來一補”的牛仔服裝制衣廠。轉眼20多年,小鎮的紡織服裝業產值達到了109億元人民幣,外貿出口超過4億多美元。

 

  服飾承載著人們深層次的精神需求,它的變化成為了改革開放最直觀的信號,而隨著牛仔裝種類、樣式的變化,還帶動了一個行業的變化,那便是磨料磨具。

 

  牛仔褲“洗水”、“噴砂”、“做舊”等加工方式及加工過程少不了磨料磨具的配合。

 

  石磨

  為了讓牛子褲柔軟舒適,同時又有接近自然的仿舊效果,就需要“石磨”。石磨最開始使用的磨具是浮石,它是一種漂浮于水面較輕、多孔的物質,是火山爆發過程中,隨著氣泡的上升、氧化硅的升華在地球表面形成的熔巖。

 

  在染色完成水洗時,在轉動的石磨機內,加入一定量的浮石,將牛仔褲與浮石一起滾動摔打,經浮石與服裝之間、服裝與服裝之間的相互摩擦,使牛仔服裝表面纖維磨到一定程度,露出白色紗線,呈現藍白對比的效果。

 

  隨著環保呼聲越來越緊,浮石逐步被各種合成石(如橡膠球)、纖維素酶等代替,不過實際生產中發現,目前還沒有一種物品能真正代替浮石。

 

  有的牛仔服還采用其他工藝,如砂洗、噴砂、噴馬騮、碧紋洗等,有的石磨后還進行套染,使牛仔服呈現不同的懷舊風格。

 

  噴砂

  在上世紀90年代至2000年初,“破洞”、“裂縫”牛仔褲做舊工藝開始流行,許多制造商開始使用研磨砂進行噴砂工序,加速布料磨損以至于牛仔褲呈現出“舊”感。

 

  噴砂是利用壓縮空氣為動力,將棕剛玉砂或碳化硅噴射到牛子褲上,能使牛仔褲起到粗化、發白和局部磨損效果。不過這道工序成本消耗較高,效率較低,且對工藝技術的要求也較高,但能獲得常規洗滌所不能達到的特殊效果。

 

  手工打磨

  噴砂效果雖好,但易導致工人出現肺病,所以2004年后,不少品牌開始宣布禁用噴砂技術,于是手工砂紙打磨或砂輪打磨的方案被提出。

 

  早期人們把砂紙固定在一種手持木棒上,用一根圓桶支撐牛仔褲。在想要破洞的地方用砂紙打磨。

 

  后來牛仔褲打磨開始使用氣動工具。工人把砂紙安裝在手持氣動砂帶機上,進行手工打磨,每一條褲子的裂口位置、大小、程度會因為手工操作而略有偏差,這樣更加彰顯了牛仔褲所賦予的自由、獨立和個性化的精神。

 

  牛仔褲的褲腿、兜口、前門襟、腳口等部位經常有破壞效果,這一般是使用砂輪打磨而形成的。按照破壞部位與程度的不同,可以使用不同種類的砂輪。

 

  新興的打磨方式

  噴砂對工人健康不利、手工打磨的成本較高,于是有很多品牌采用新型的“表面活性處理”的方法,簡單地來說就是在牛仔褲染色之前多次沖刷。

 

  現在還可以使用電腦控制著激光,在牛仔褲上燒制出設計時的做舊紋路,一般90秒內就可以做出過往復雜工序帶來的效果。從人工轉至機器加工,節約時間又不會造成污染,這是否也意味著牛仔褲加工不再需要磨料磨具了呢?

 

  工業生產的發展趨勢我們很難預測,但是日常生活中我們還是可以用磨具來打造屬于自己的特色牛仔褲。

 

  DIY屬于自己的破洞牛仔褲

  牛仔褲耐磨的特點在產生初期是一個大大的優點,但是隨著改革開放以后經濟發展,現在看來耐磨這一特點可就是有利有弊了。有不少人看著買了好幾年還完好無損的牛仔褲既不舍得扔又不想再穿,這時候我們不妨自己動手來改造這條舊牛仔褲。

 

  1、牛仔褲的破洞(工具:美工刀、砂紙)

  牛仔褲前后的破洞一般先用美工刀劃開口子,翻開第一個撕開的口子,并單獨梳理出每一條白色的線,小心地松開并挑出每一條白色的線。用鑷子拔出那些短的縱向的線條。當你完成后,就是一團白線的破洞了。最后用砂紙打磨一下邊沿就大功告成。

 

  2、褲腳的毛邊(工具:剪刀、砂紙、拋光條)

  首先用剪刀把褲子剪到自己想要的長度,再利用砂紙把褲腳打磨成自己喜歡的形狀,如果沒有砂紙也可以用自己平常使用的指甲銼或者指甲拋光條。

 

  各領風騷數年的塑料、金屬、玻璃等材質

  ——探磨料磨具與手機材質的配合與發展

 

  改革開放初期,手機還未出現,那時的通訊工具主要是各個單位收發室中的搖把子電話,老式的電話在使用之前必須搖幾下把子,然后讓郵電局的接線員代為接通。

 

  上世紀80年代以后,電話開始涌進尋常百姓家,那時常見的還是轉盤式電話。雖然撥號麻煩,但是勝在便捷。

 

  1983年,BP機進入了中國,雖然不能即時通話,但佩戴者可以隨時被找到,人們的生活及工作效率也隨之提高了。

 

  90年代初,大哥大出現了,移動通話雖然方便,但是幾萬元的售價讓大多數人望而卻步。

 

  直到90年代末,能被大眾消費得起的手機開逐漸涌入市場,功能越來越全面,外形越來越漂亮,手機從身份象征過渡到了普通的通訊工具。

 

  進入新世紀,功能繁多的手機頻頻亮相,手機材質也越發多樣化,我們要講的手機與磨具的聯系,便從這里開始了。

 

  手機產品之所以能以不同的面貌呈現在大家面前,與磨具的拋光、打磨、切割密切相關。無論是電路板的切割打磨還是外殼的拋光精磨都離不開研磨耗材。

 

  如切割時使用的金剛石刀頭、硬質合金刀頭,打磨時使用的百潔布、海綿砂紙、砂紙、小磨頭、研磨液,強化效果時使用的拋光片、噴砂材料等等。

 

  如今手機產業蓬勃發展,各種新產品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對其品質、觸感有著極大影響的外殼材質也在不斷革新。目前常見的外殼材質主要有塑料、金屬、玻璃、陶瓷、纖維皮革等。而隨著手機產品外表材質的變化,與之配套的磨料磨具種類以及打磨方式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

 

  工程塑料

  手機剛出現時,基本都是塑料材質的外殼,主要有pc、abs、pc+abs三大類,通過注塑成型后進行處理。成型后的手機外殼只需要用普通砂紙打磨就可以了。對于多數涂附磨具廠家來說,整體塑料材質的打磨方案比較簡單,但是對于一些精細部位的打磨會稍微遜色,特別是涉及到處理噴涂、電鍍等工藝的研磨產品大多是從國外進口的。

 

  因為塑料材質不耐磨且略顯低端,2011年開始,金屬材料逐漸登上舞臺,為了配合金屬材質外殼的打磨,磨料磨具的種類也開始隨著變化。

 

  金屬材料

  手機金屬外殼真正火起來的時間要從2013年HTC One 7M的推出開始。

 

  金屬手機外殼的原材料主要為奧氏體304、鈦合金、鋁鎂合金、鎂合金等,經過鍛壓、沖壓、壓鑄、NMT、LDS、CNC處理,再經過噴砂、拋光、拉絲、刻石等工藝最后形成成品。金屬手機外殼的打磨主要用到的是海綿砂紙。根據手機外殼材質不同,可以選擇由棕剛玉、白剛玉、綠碳、碳化硅等不同磨料生產的海綿砂紙。磨頭主要用于開孔,如聽筒。在噴砂、拋光、拉絲階段,會大量運用到磨料及涂附磨具產品。

 

  到了2015年,金屬機身已經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手機外殼樣式了,玻璃材質開始備受關注。

 

  3D玻璃材料

  2007年,蘋果在初代iPhone的屏幕上采用了玻璃材質,由此手機與玻璃結緣,手機后殼逐漸也開始采用玻璃材質。最初出名的仍然是蘋果手機,iPhone4便采用了雙面玻璃材質。

 

  直到2016年,2.5D/3D玻璃機身才真正成為流行趨勢。一些終端廠商紛紛把玻璃后蓋當做是旗艦機型的標配之一。

 

  相比金屬與塑料,玻璃的硬度和抗沖擊力是最好的,熱導率處于兩者之間。但比塑料更具通透感,比金屬更易著色。

 

  3D玻璃手機外殼的原材料為玻璃基板,通過開料、精雕、研磨、拋光等工藝完成成型加工,再經過后處理即絲印、噴涂等成為成品。在一系列的過程中,拋光所能達到的光潔度比研磨更高,并且可以采用化學或者電化學的方法,而研磨基本只采用機械的方法,所使用的磨料粒度要比拋光用的更細。

 

  除常見的工程塑料、金屬、玻璃外,還有木質、陶瓷等材料打造的手機產品外殼,由于材料的屬性、加工工藝不同,在生產過程中所選取的磨料以及磨具也不盡相同。

 

  打磨方式的變化

  打磨機器人現已廣泛應用在手機行業。機器人打磨相對傳統人工打磨有不少優點。如使用機器人打磨可以提高產品打磨質量和產品光潔度,保證產品一致性;機器人一天可24小時連續生產,明顯提高了生產效率;使用機器人可以減少對人體健康的傷害;使用機器人可以降低管理成本;高自動化程度可以增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為了配合打磨機器人,磨料磨具也需要升級與之配套,如之前手動打磨時,更多的采用砂紙,但用在機器手臂上,海綿砂紙因為具有彈性則更為合適。

 

  無論是打磨材質的變化還是打磨方式的變化,磨料磨具都必須緊跟時代發展步伐,唯有如此,才能與手機行業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成也鋁礬土敗也鋁礬土

  ——鋁礬土被消耗后磨具種類的更新演變

 

  磨料磨具是工業發展不可或缺的配套耗材,我國曾建立了一砂至七砂7個大型磨料磨具企業。其中二砂建立時還因為原材料的因素改址。

 

  鋁礬土作為生產剛玉類磨料的重要原料,是我國磨料磨具產業發展的重要支撐。

 

  據統計,我國鋁礬土資源占全球總量的2.96%,分布高度集中,山西、貴州、河南和廣西四個省(區)的儲量合計占全國總儲量的90.9%(山西41.6%、貴州17.1%、河南16.7%、廣西15.5%),其余擁有鋁礬土的1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儲量合計僅占全國總儲量的9.1%。鋁礬土是不可再生的寶貴的資源,是生產高級磨料(剛玉)的重要原料,可以說誰有了鋁礬土就搶占了發展磨料磨具的制高點。

 

  改革開放以來,山西、貴州、河南和廣西因為擁有豐富的鋁礬土資源,其磨料磨具產業發展迅速。

 

  貴州是我國鋁礬土最重要的產區之一。因其鋁礬土資源豐富、分布集中、礦石質佳,奠定了貴州磨料在全國的重要地位。1984年貴州市棕剛玉產量就達到了3.4萬噸,占全國同類產品總產量的44.8%。我國自行設計和建造的大型現代化磨料及耐火材料企業——中國第七砂輪廠就選址在貴州。

 

  河南尤其是其省會鄭州,一向被業內認為是我國磨料磨具行業發展的中心地帶,這里不僅有亞洲最大規模的磨料磨具生產企業——白鴿集團,有全國磨料磨具行業最知名的產品品牌——白鴿,而且還有我國磨料磨具行業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科研基地——鄭州三磨研究所。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棕剛玉出產從十幾萬噸猛增到現在幾百多萬噸,成了全球棕剛玉出產大國。

 

  在為行業高速發展喝彩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高速發展所付出的代價。

 

  數據顯示,2007年以來,我國鋁礬土國內產量逐年增加,在2007至2015年間,年均增長率高達15.10%,在2009年,我國就超越巴西成為全球第二大鋁礬土生產國,在2015年達到破紀錄的6000萬噸。未來我國很可能會面臨國內資源短缺的困境,形成的鋁礬土供給缺口將更多地依靠進口滿足,鋁礬土進口量和對外依存度大幅上升。

 

  另外,出產大國的地位也給我們資源環境帶來了壓力。在棕剛玉磨料的冶煉和加工過程中都不同程度地對環境造成了粉塵污染、水污染、氣體污染和噪聲污染。剛玉生產企業也成為了環保部門的重點督查對象。

 

  不得不說,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人類環保意識的增強,棕剛玉的生產和發展受到了一定的制約,相比改革開放后2、30年里棕剛玉加工企業的紅火場面,進入新世紀以后,棕剛玉生產企業蕭條不少。

 

  近些年因鋁礬土資源問題,用于棕剛玉冶煉的鋁礬土質量嚴重下降,其主要含量鋁硅比已由過去最好時期的30∶1左右,下降至現在的15∶1以下,并且還有繼續惡化之勢,剛玉塊質量愈發難以達到下游產品的質量要求,這使得棕剛玉磨料的生產加工和后續處理顯得越來越重要。

 

  環保方面,一些棕剛玉生產企業缺乏長遠發展意識,不舍得投入環保設施,廢水廢氣無序排放,污染環境,最終使棕剛玉行業戴上了“兩高一資”的帽子。

 

  出口方面,低價出口,精加工后高價進回。中國的棕剛玉塊像賣血一樣輸送給了國外,不但耗費了國內有限的寶貴資源,同時也失去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和國內增加值,并且使中國的棕剛玉加工始終落后于發達國家,一些高端磨料產品不得不花高價從國外進口。

 

  中國棕剛玉制造被徹底推到了產業鏈的最低端。昔日自豪于鋁礬土的充沛,如今,這似乎成為了磨料磨具行業沉重的負擔。

 

  正因為資源不可再生、冶煉對環境影響較大等因素,近些年來,非剛玉類磨料磨具也得以快速發展。

 

  超硬磨具,主要指以金屬粉末、金屬氧化物或cBN等超硬材料作為填充物,以樹脂、陶瓷或金屬結合劑制成磨具應用。目前,由超硬磨具帶來高精度、高效率磨削效果已被廣泛認可。

 

  新型磨料磨具,如微米級多晶組成陶瓷微晶磨料、含微細金剛石磨粒球殼磨料、超精拋光用聚酯薄膜帶等使其磨削加工優勢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

 

  縱觀磨削領域發展,未來磨削加工將對磨料磨具提出更高要求,從目前現狀來判斷,超硬制品恰恰滿足這些新磨削需要。如cBN磨料具有良好熱穩定性、硬度高、耐磨性好等特性,故其磨具磨削加工時線速度高、磨削效率高、磨具壽命也高,特別適宜加工高速鋼、軸承鋼、不銹鋼、冷激鑄鐵等黑色金屬材料。此外,滿足各種需要陶瓷結合劑砂輪、大氣孔高速砂輪以及不同加工面不同磨粒砂輪、金剛石鋸片等都將隨著技術進步而擴大應用范圍,成為磨削加工主流產品。

 

  近十多年來,國內外超硬磨料磨具應用不斷取得新進展:金剛石和立方氮化硼(cBN)磨料因其高硬度和優良的耐磨性能,不僅在陶瓷、玻璃、石材、半導體等硬脆材料加工有廣泛應用,而且具有耐久性和超高速的特點,在一般鋼材的加工中發揮著日益突出的作用。磨料磨具行業里有一種說法:未來磨削材料的發展趨勢是B(cBN立方氮化硼)代替A(剛玉系列),D(金剛石)代替C(碳化硅)。超硬材料磨具非常適宜自動化生產穩定地進行高精度磨削。

 

  也許不久的將來,備受矚目的鋁礬土真的會從閃耀的舞臺上退去,但無需悲傷,那時我國的磨料磨具行業也許會呈現出另一番精彩的景象。

 

亚洲爆乳中文无码视频